美国贝勒医学院教授李蔚博士来我室访问

美国贝勒医学院教授李蔚博士来我室访问

20181114日下午,生物信息中心承办的第150生物信息特别学术报告系列在王克桢楼311会议室举行。应高歌研究员的邀请,美国贝勒医学院分子与细胞生物学系、生物统计学系、Dan L. Duncan癌症中心终身教授李蔚博士进行了题为“Epigenetic Regulation of Cancer Driver Genes”的报告。

长时间以来遗传学上的基因突变,尤其是肿瘤抑制基因和癌基因的体细胞突变被认为是肿瘤发病机制中的关键事件,因次以往的研究多着眼于基因组和基因序列的改变。近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 人们逐渐认识到DNA序列以外的调控机制(即表观遗传学)异常在肿瘤的发生、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李教授在报告中介绍了他的研究团队和合作者最近用癌症基因组大数据加实验验证的方法揭示的三个影响肿瘤抑制基因或癌基因转录调控的表观遗传学机制。首先,H3K4me3宽峰与提高肿瘤抑制基因的转录延伸及增强子活性有关,是一个潜在的正常细胞中肿瘤抑制基因的表观遗传标志。一些具有正常细胞保守H3K4me3宽峰的基因,例如TP53PTEN,有可能代表了泛癌症肿瘤抑制基因;而具有细胞类型特异性H3K4me3宽峰的基因,有可能代表了细胞身份基因和细胞类型特异性肿瘤抑制基因(Nature Genetics 2015)。其次,正常细胞基因体上的超长低甲基化区间(Canyon)的高甲基化与癌基因的高表达有关。通过使用新开发的dCas9-SunTag-DNMT3A系统来甲基化目标基因组位点,后续实验结果显示癌基因DLX1基因体Canyon区(而不是启动子)的高甲基化,可以直接增加其基因表达(Nature Genetics 2014; Genome Biology 2018)。最后,可变聚腺苷酸化(alternative polyadenylation)导致的3`UTR缩短主要是通过破坏竞争性内源RNA (ceRNA) cross talk来反式抑制肿瘤抑制基因而不是顺式增强癌基因的表达。李教授组开发了名为MAT3UTR的生物信息软件来预测3`UTR缩短的反式靶标(Nature 2014; Nature Genetics 2018)。

报告结束后,李蔚教授与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们就该报告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对老师与同学们所提出的问题给出了详细的解答。现场学术气氛浓厚,给老师和同学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